杀妻骗保案受害者家人扫墓 哭作一团

时间:2020-02-19 12:45:54来源:当当网 作者:袁惟仁


来自浙江的赵老板指着一车大白菜说:杀妻扫墓我们是年初二出发的,杀妻扫墓原本4个小时的路程,因为路上检验,开了8个小时,现在这车已经卖的差不多了,第二车也在来的路上。

医院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哭作我要珍惜这次生命的来之不易。我们配备就是医务人员普通的白大褂、骗保手套、一次性的医用外科口罩,一次性的外科帽子,顶多算二级防护。

案受他们交叉感染比较严重。中新社记者安源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非隔离病房,案受53岁的吴先生通过电话向家人报了平安,即将办理出院手续。中新社记者安源摄据吴先生回忆,家人当时医院已经出现床位紧张,他被安排在普通科室进行治疗。

那时候病房还没开放,家人因为隔离病房污染区清洁区有很严格的要求,需要重新改造。

▲医生的防护服稀缺,哭作穿上后不舍得脱下吃饭上厕所。

还有的病人甚至是不适合来输液室留观打针的,杀妻扫墓已经到呼吸衰竭的程度,必须要上呼吸机了,但是输液室没有呼吸机,病房没有开,呼吸科也是满的。新京报:骗保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医护人员的防护缺位?现在医院最缺的物资是哪些?王阳:骗保1月10日左右,呼吸科的重症医学科都已经收不完(病人)了,其他科室都陆续收到疑似病例,就跟医院里面申请要三级防护的装备,但是医院里面确实没有,因为这个时候我们医院急诊的病人量已经呈现井喷式的增长,可以说一两千人堵在急诊。

新京报:案受你们科室的日常接诊能力和防护配备是什么样的?王阳:像我们科室的话,分为一区和二区,总共是50多张床。现在我出院了,哭作证实了我的想法是对的,我也希望大家都有信心,相信科学、相信医生,病毒并不可怕,我们一定能战胜它。1月28日,杀妻扫墓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非隔离病房,53岁的吴先生通过电话向家人报了平安,即将办理出院手续。

受访者供图新京报:家人医院疑似感染的医护人员数量这么多,是接诊了所谓的超级传播者这样的患者吗?王阳:不是,我觉得我们交叉感染比较严重
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